24岁的我在想些什么
in 过往杂谈 with 2 comments and 619 views

24岁的我在想些什么

in 过往杂谈 with 2 comments

晚上10点睡觉,早晨6点起床。
吃饭/睡觉/学习,家和学校,两点一线。
喜欢周杰伦的每一张专辑,也期待每周五晚上的电脑游戏时间。
没出过远门,没坐过火车,所有的亲朋好友都生活在这巴掌大的城乡结合部。
喜欢过生日,会提前很久就在想今年会有什么生日礼物。
喜欢过春节,会很早的起床去拜年,会努力做平时懒得做的家务,会向所有人证明自己又长大了一年。
不畏惧考试,觉得这是一件有付出就有回报的简单事。
不喜欢看电视,学习之外的时间或是看科幻小说或是琢磨游戏如何通关。
明白朋友和同学之间的区别,却也更多的误解为兄弟义气。
开始觉得哪个女生更好看,却根本不懂什么是喜欢。
一年会去一次游戏厅,穿衣服不喜欢拉拉链,骑自行车脱把闯红灯,感觉很酷。

那是上一个猴年,花开花谢十二载,如今我二十四岁。

[gray-cue]我觉得我开始变的有思想。[/gray-cue]

青春期的孩子开始有自己的想法,容易叛逆。当自己的想法开始变的有条理开始自成一体时,就变成了一种思想,一个有思想的人是可敬可畏的,是难以被磨难驯服的。

经历过亲人朋友的离去,开始重新审视『健康』『疾病』和『生命』的意义。开始希望甚至渴望团聚,开始奢求陪伴。开始觉得,除了自身的病患货亲友的离去的痛苦是真实的,其他的痛苦都是自己价值观带给你的『摘自社长从来不假装』。明白了这些,我觉得我变的更加无坚不摧,却也有点多愁善感,亲友变成了最大的软肋。

开始清晰的划分自己的交际网,朋友、同学、同事,态度明确,边界清晰。

开始用自己的价值观判断善恶好坏。无论一个人表现出多可怜的样子,当你拒绝他之后,那个人对你表现出愤恨,抱怨和咒骂:说明你拒绝得对。比如要钱不成就骂人的乞丐甚至还有嫌你给得少的;比如火车上想用上铺换下铺还愿补差价被拒绝后就说现在的大学生没素质的妇女。弱逼具有天然的道德优势,感恩从来不在他们的字典里『摘自社长从来不假装』。

开始试着不再网购,亲自去实体店挑几件像样的衣服。开始有意识的做一点运动,尽管这并不能让我摆脱胖子这个群体。试着不再疯狂通宵,试着有规律的一日三餐。他们管这叫有品质的生活。

开始主动去联系自己怀念的朋友,不再吝啬只言片语,问一问他们最近过得好吗。或许姗姗来迟的问候已然变得有些生疏,但也强于完全的陌生。

开始关心父母,视频时偶尔掠过镜头前的一丝白发会让我心疼好久。

开始不喜欢过春节。这么一个举国欢庆的节日正越来越变得令人劳累而乏味。太多的传统束缚,太多的礼尚往来,让每一个经历过春节“假期”的人变得更加疲惫不堪。这应该不是我们想要的春节,至少,不是我想要的。真的期待,稍稍丢掉一点所谓的“传统”,给所有人一个轻松愉快的春节。#炮仗换不来喜神和财神。

开始考虑如何更好的自立。人终究不是为了学习而活着。那些“我还小,只要好好学习别的暂且不用考虑”的想法可以稍微改一改了。都说三十而立。24岁的我,也该在下一个猴年来临之前认真想想如何更好的自立。

开始理财。努力挣钱,合理花钱,更要学会钱生钱。学着理财,让人生中的第一桶金和自己一起成长。

开始明白责任。对家庭的责任,对家族的责任,对国家的责任。一句承诺的责任,一个签名的责任,一份合同的责任。

开始希望交一些值得交的朋友,做一些值得做的事。不再拘泥于昨天背了几个单词,今天学了几种设计模式。眼光放远点,胸怀开阔点,踏踏实实做一件于己于国都有利的事。自认为我既是一个性情中人,又是一个性情古怪的人,因而志同道合的朋友极其之少。真的希望结交各方有识之士,你来找我,或者我去找你,我们集齐五人,一起召唤神龙。

开始决定,做一个有热血、有故事的人。

[gray-cue]上一个猴年算得上开启我学生时代的新篇章。这个猴年,也希望在事业上助我开个好头。: )[/gray-cue]

[blue-cue]配图地址(自备梯子)[/blue-cue]

「一键投喂 肥宅快乐水🥤!」

Xiaolei.Tech

谢谢老板,老板大气~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Responses
  1. 24岁的博士....好强大,膜拜

    Reply
    1. @星光

      其实很弱的,不要被表面迷惑了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