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点真话——写给韬哥
in 过往杂谈 with 0 comment and 435 views

说点真话——写给韬哥

in 过往杂谈 with 0 comment

所有的这些文字,无关乎未来,全是回忆。
——高334班 刘小垒

回忆这个东西很神奇。许久不提就会忘记,但又不是真的忘记,其实只是暂时性退出大脑的“内存”,在大脑的“硬盘”里其实还是存在的。而且一旦被触发,大脑就会在短期内频繁的调度这些记忆,表现为回忆越想越多越清晰越像刚发生一样。

有关韬哥的故事,就是最好的例子。

从得知韬哥去世到现在已经过去十几个小时了。我说不清现在是一种怎样的状态或是一种怎样的心情。这种悲伤没有两个月前姥爷去世时那么强烈,但却更加持久。我明显感觉到这其中不仅仅是难过,还夹杂着对事实的不接受以及对天妒英才的愤怒。

本来我已经强迫自己按时睡下。可惜睡不着。

翻来覆去一阵之后,还是爬起来,开始一篇一篇读韬哥的博客。

回忆这东西,向来都是两个人做时是甜的,一个人做时是苦的。

从04年一直读到15年,我这个始终不屑于用眼泪发泄情感的怪兽终究还是在电脑前哭的泪眼模糊。这些本应该几十年后韬哥我们一起边吃边聊然后开怀大笑的回忆,为何现在只剩下我们通过这点滴文字去独自品味。

我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

一直很崇拜韬哥,却也从未读懂韬哥。如今我一字一句的读着那些文字,感受着一个人从年少轻狂到看尽世态炎凉。博客更新的频率从周更变成月更再到年更,最后以一篇《写给自己》的文章落幕,455篇,他青春里所有的回忆;我回忆里所有的青春。

努力地,努力地学他低调幽默的谈吐,学他睿智成熟的思维,那是我见过最酷的男人。用右手手掌擦黑板划出的弧度,打铃瞬间伴随冷笑话收场转身的瞬间,窗边抽烟凝望的背影,偶遇时右嘴角略微上扬的微笑。

他心痛张国荣的离去,所以我也不喜欢过愚人节。

还有很多边读边写的文字,反反复复修改了几遍还是统统删了。我写的文字配不上现在的心境。

于是点开“安若”的聊天窗口。

“你会为韬哥写一些文字,对不对?”

“嗯。”

“写好了记得链接发我。”

我相信她的笔头。四年前她给我看的写给韬哥的那些话,是我见过的最美的文字。

一直都知道韬哥近几年身体不好,一直想着去看望他,却也一直没去。

最近一次的聊天是在去年的教师节。

“您最近过的还好吗?”

“老样子,不好不坏。”

果然像电视里说的那样,道别,要提前做好准备。

而我,没准备好。

所以我真的好难过。

我决定,以后每次给新生上的第一节课上,都要讲您那段《写在最后的话》。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怀念。

配图地址(自备梯子)

「一键投喂 肥宅快乐水🥤!」

Xiaolei.Tech

谢谢老板,老板大气~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Respon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