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说点什么
in 过往杂谈 with 0 comment and 525 views

随便说点什么

in 过往杂谈 with 0 comment

很久没有写一点东西,眼睛盯着屏幕,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写上一篇博文的时候是在期末之前,到现在在家里背靠着床头为止,中间这段时间经历很多细小琐碎却让我觉得十足倒霉的事情。所谓吃一堑长一智,也算是买教训了。

从上次离家到这次回来,整整一年。还没来得及开寝室门,就被松哥喊去了上海,由此掀开了这一年的NSTL生活。说不上累,但也时不时的忙,六月的毕业和九月的开学与我无关,现在回头看一看,能想到的几个点,貌似只有怡然做手术、入职以及爸妈来成都。然后一晃就是一年,大家都说我还小,但我已经开始感觉到时间过得快的吓人。

DOTA

一上来就讲dota,不是因为它最重要,而是在这一年里它给了我新的意义。从单排到开黑,从DOTA1到DOTA2,从本科到毕业,伴随着DOTA的成长我们也一起慢慢长大。那些本科的记忆,兄弟间的情谊,都和DOTA缠绕在一起。有时候仅仅是上线看铭铭或者建行打上一小会儿,那感觉好像又回到623站在他们身后一样。Pis或者09的视频下面经常有这样的留言,“现在工作了没时间打,但还是喜欢来看看视频,这是一种别人不能理解的怀念方式”。厅长经常说东哥当年打大鱼人、主任玩lion的故事。

DOTA,原来是很多人的青春。

毕业

计划着毕业旅行、计划着拍毕业照、计划着毕业聚餐,总以为很周全的计划,现在回头想想,才觉得毕业的那么仓促。我时不时的联系你们,希望我们不要忘记。

过年回来宝铁在帅府街宴请小团体。我从西城墙一路走过来,感觉每一步迈过去,都是一大段的回忆。东方广场周边的房子都拆了,我最终还是没机会请桐桐吃上一碗传说中的瓦罐面。一中门口卖盒饭的小房子已经岌岌可危,也是第一次去小房子对面的公厕。出门东拐去帅府街,那个消防队还在,以前在操场经常能听到这里的号声。丁字路口的电线杆子也在,当年就在这个路灯下,跟三儿说我好像考砸了,可能要去成都。这里往前是跟嘉琪海龟周末常去吃的兰州拉面,往右是三儿当年租的房子,高考后的那个暑假,在这里住了很久,吃了很多包子。

年后大聚餐去了一多半人,好多同学四年没见,谈不上激动,不过见到老同学的确挺开心。虽说现在分处天南海北,但还是想说,有事没事常联系。

变老

人到了一定年纪之后就习惯把“老了”当做玩笑话挂在嘴边。可当真发现老了的时候,未必有多可笑。在外漂泊一年,除了明白钱难挣,屎难吃的道理之外,最大的感受就是时间过得太快。

今年回来发现爷爷脖子上的肉好像比去年更松了,爸爸的白头发更多了,前几天哥哥也当爸爸了。当时爷爷说了一句,“真快,你大姑也当奶奶了”。

我想我现在可能无法体会到一个人说自己的孩子当奶奶了的时候会是一种怎样的感受,但我知道,大家都变老了,我们所有人。

我翻着老照片,看着我们一点点变成长辈们年轻时的模样。

门前老树长新芽/院里枯木又开花/半生存了好多话/藏进了满头白发

——《时间都去哪了》

幸福

很久之前,偶然间进了羊蛋和晓波的情侣空间,记不清具体的等级了,总之那是个让我羡慕的数值,去年他们结婚了,我没能回来,再这里再次送上祝福。

倒不是我在孩子气的攀比谁的等级更高,而是我觉得,那是一点一滴的积累,那是平平淡淡的幸福。现在,我也拥有了这样的幸福。周一到周五工作学习打电话,周末一起吃遍成都玩转成都。偶尔还是会生气吵架,我也偶尔还是会孩子气不懂事,但我们现在拥有的是一份被两个人用心经营的很稳定的感情。即使天翻地覆,亦然心照不宣。这种感觉无法复制,更无法替代。我们会越走越好,点点滴滴都更好。从毕业来成都工作的那一刻起,你,甚至整个家庭对这份感情的付出我都看得到,也必定有回报。

说不清未来的路,但至少有陪伴,有幸福。

博士

这不是荣誉。

待我脚踏实地干五年。

然后给你们讲这些年的故事。


明天一早又要踏上去成都的路,临行前晚,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回忆虽好,但难免伤感,略不符合新春氛围。

只希望大家都好。

来年见。

「一键投喂 肥宅快乐水🥤!」

Xiaolei.Tech

谢谢老板,老板大气~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Responses